资深金融家王永利:货币裂变下 金融需要关注十

时间:2019-05-15 21:35

 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,货币可能发挥的功能作用很多,但最根本最基础的功能是“价值尺度”,是为交换交易服务的。而要发挥好价值尺度的功能,就必须努力保持货币币值的相对稳定,否则,如果货币币值剧烈波动,价值尺度就会失效,货币整体功能的发挥、经济金融乃至整个社会发展稳定都将受到严重冲击。

  国家外汇储备并不存在严格的合理标准,所谓外汇储备合理标准可能是个伪命题;

  其三是货币变革的特殊因素:货币金融发展的社会制度背景与文化基础

  围绕增强金融的国际影响力,着力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发展,积极参与国际货币金融体系,在规则制定和有效落实方面发挥积极作用;

  1979-2009,中国深化改革开放,由濒临崩溃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;

  必须把所有金融业务、金融体系放在一起,全面分析、统筹把握中国金融的现状、存在的突出问题及其与国家战略目标的差距,重新梳理和科学规划金融底层架构和上层组织体系,尽快形成国家金融战略规划或金融改革开放指导意见,切实推动深化金融改革、扩大金融开放;

  也正因如此,要解释清楚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货币金融巨大变化的奥秘,必须紧紧联系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背景,脱离这一背景单独就金融讲金融,是不可能解释清楚的;要准确把握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和走势,也必须放在全球化大背景和上百年的历史进程中才能做到。

  货币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同时,还需要深入把握改革开放以来的“十年周期性”:

  其八是中国金融谋略:新时代国家金融战略的规划和实施

  如何准确看待和把握货币金融发展的方向,如何在推动货币金融创新的同时避免发生根本性、颠覆式的错误,如何准确判断和有效应对可能的金融风险和危机,仍然是当前必须高度关注的重大课题。而在这一过程中,比特币等网络“加密货币”的出现和不断升温,现在已经形成巨大的国际影响,很多人都相信这种网络“加密货币”将颠覆法定货币体系,其应用的“区块链”技术将形成第四次工业革命,成为信用的机器、价值互联网,将再造生产关系,颠覆股份制、公司制等,对经济社会产生巨大影响。这些情况的出现,使得人们对什么是货币、如何看待当前的货币金融形势,如何应对可能的风险或危机等出现巨大的认识偏差,特别需要准确把握货币的奥秘与逻辑,有效掌控金融的魔力与玄机,更好地发挥其积极作用,抑制其可能的破坏作用。

  2009-2019,中国及时调整宏观政策,在危机后率先止跌回升,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快速上升,中国的崛起正在推动世界格局深刻变化。但中国积累的问题也更加严重,2012年开始经济下行,很多矛盾集中暴露,2018年十九大明确了新时代、新思想、新方略,极大地坚定了全国人民的自信心和凝聚力,但也引发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,特别是美国的极端反抗,国际矛盾异常严峻。当前,中国经济已进入换挡转型非常关键的调整期、探索期,防范化解重大风险,特别是金融系统性风险已经成为国家三大攻坚战之首。

  清算方式是货币金融运行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和影响因素,但由于种种原因,清算方式对货币金融的影响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准确把握。

  十九大已经提出,到本世纪中叶,要分两步走,实现国家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,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战略目标,并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,特别是金融系统性风险列为当前三大攻坚战之首,这就要求作为国家重要核心竞争力,国家安全重要组成部分的金融,必须切实加强加快推进国家金融战略的规划和实施。

  其五是货币有效管控:信用货币的投放需要严格的管理和约束

  货币金融的发展,既对经济社会发展发挥着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,成为现代经济的核心、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,又经常引发严重的货币金融危机,造成经济社会剧烈动荡和政府更替,产生巨大的破坏力,货币金融可谓充满神秘和魔力。

  世界正在剧变,货币亦在裂变,从有形到无形,悄无声息,却惊涛骇浪。

  其七是中国货币之“源”:央行(国家)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

  放弃金属本位后,货币成为可以人为调控总量的信用货币,推动货币政策成为宏观调控两大政策工具之一,货币金融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和影响力。这是货币发展的巨大进步,但也由于失去金属本位的约束,多种因素非常容易引发货币超发滥发,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。因此,必须建立健全严密的货币管理体系和规章制度。这里包括中央银行与商业银行的职责划分,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保护,货币政策中介目标的确定和执行,商业银行的经营监管等等。

  要探析这一奇迹,需要把握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发展的“30年阶段论”及其发展趋势:

  相应的,黄金、白银等曾经作为货币的贵金属,就必须回归其社会财富的本源,完全退出货币舞台,不可能再退回去重新担当货币。货币本身不再是实实在在的财富,而完全转变成为价值符号,成为一种纯粹的信用货币,这是货币发展史极为重要的裂变。

  需要改进和加强央行外汇储备反映和监督,如实反映央行外汇占款与外汇储备货币投放情况,以及央行外汇储备的运用及其损益情况,建立国家外汇储备向国务院、全国人大定期汇报制度与合适的公开披露制度。

  这样,货币就需要从社会财富中完全脱离出来,转变成为社会财富的价值表征物、对应物。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货币总量与财富规模的对应,并保持货币币值的相对稳定。

  其十是金融国际愿景:世界剧变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